政治


霍贾雷种族大屠杀的原因、后果以及 在国际社会上得到的认可

阿里·哈桑诺夫教授 

历史学博士

阿塞拜疆共和国总统社会政治问题助理

20世纪末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领土的觊觎和军事侵略

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亚美尼亚人仰仗其邻国和其他庇护者,利用当时的复杂局势,企图实现“大亚美尼亚”的构想,再次觊觎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每一次外界提起对卡拉巴赫的领土觊觎,都是拜亚美尼亚方宣传、教唆和压力“所赐”。

1988年事件爆发之初,处心积虑的亚美尼亚政客伙同其在中央的庇护者试图使形势极端加剧,拉拢社会舆论,实施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入亚美尼亚的计划,遂以该地区经济发展落后为借口, 爆发了长时间的罢工,企业停工,并组织大规模集会。

然而,接下来的系列事件表明,亚美尼亚政客及其在中央的庇护者提出来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落后只是借口,其主要目的是企图侵占阿塞拜疆的领土。

1988年下半年,局势愈加恶化,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亚美尼亚人开始发动对阿塞拜疆的武装侵略。于是,8月底和9月初,对基亚尔基贾汗和霍贾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9月18日,亚美尼亚人将近1.5万居住在汉肯迪的阿塞拜疆人驱逐出境,并烧毁了他们的家园。

与此同时,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如此紧张的局势下,在野蛮侵犯阿塞拜疆主权之后,1989年12月1日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通过了不符合宪法的决议— 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共和国并入亚美尼亚。苏维埃中央领导所犯的严重、不可原谅的错误以及采取的亲亚政策导致1990年末至1991年初形势更加恶化,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和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交界的其他地区遭受了亚美尼亚更大规模的侵略。

数年来,巴库—莫斯科客运列车以及第比利斯—巴库、第比利斯—阿格达姆、阿格达姆—舒沙、阿格达姆—霍贾雷等公路大巴发生的恐怖活动致数百名阿塞拜疆人死亡。数千名阿塞拜疆人成为受苏联当局庇护的亚美尼亚侵略政策的牺牲品。遗憾的是,亚美尼亚分裂份子没有在事件之初就停手,从而导致局势愈加恶化。最终,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和战车攻入脱离阿塞拜疆政府掌控的自治州境内,制造了更多的针对阿塞拜疆人的流血事件,从而导致冲突扩大,并演变成大规模战争。

自1991年起,卡拉巴赫山区的紧张局势愈演愈烈。1991年6月至12月,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阿斯克朗区的加拉达戈雷村和梅舍利村发动了进攻,致12人被杀害、15人受伤。同年8月份和9月份,阿塞拜疆武装部队对舒沙-贾米利、阿格达姆-霍贾温特和阿格达姆-加拉达戈雷公路线的大巴进行扫射,导致17人死亡、近90名阿塞拜疆人受伤。1991年10月底和11月,亚美尼亚人在卡拉巴赫山地部分的30多个居民点烧杀抢掠,其中包括具有战略意义的村庄,例如图戈、伊玛列特-格尔、希尔哈温特、梅舍利、贾米利、乌穆德鲁、加拉达戈雷、基亚尔基贾汗等。

自1992年初,亚美尼亚军队蚕食着位于卡拉巴赫山地部分的阿塞拜疆居民点。2月12日,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强占了舒沙的玛雷别利村和古什丘拉尔村;13日到17日,对霍贾温特区的加拉达戈雷村进行了武装进攻,俘虏了118人(包括儿童、妇女和老人),对33人进行扫射,将死伤者埋在一个坑内。被俘的人中,被68人被残忍杀害,50人艰难逃脱,18个被释放的人也因伤离世。亚美尼亚人用诸如斩首、活埋、拔牙、不给水和食物等极端残忍的方式对待被俘人员,而酷刑杀害是最灭绝人性的罪行。在加拉达戈雷村杀害了每两个家庭的4个人,42个家庭失去了主要劳动力,近140名儿童成为孤儿。亚美尼亚人在这座村庄制造了名副其实的大屠杀,杀害91人,占该村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霍贾雷大屠杀是20世纪末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人犯下的最严重罪行

20世纪末亚美尼亚在霍贾雷市制造的种族大屠杀是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罪行之一。霍贾雷大屠杀与世界历史上的哈腾惨案、利迪策村屠杀、奥拉杜屠杀、纳粹大屠杀、美莱村屠杀、卢旺达大屠杀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等并称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惨案。上述事件也是世界战争历史上的平民大屠杀,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

霍贾雷市是位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的重要战略领土,阻碍了亚美尼亚侵略计划。因为霍贾雷位于距汉肯迪东北部12公里、阿格达姆-舒沙以及阿斯克兰-汉肯迪公路的交汇处。纳卡区唯一的机场也位于霍贾雷市,这也使得该地区的更加重要。因此,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侵占霍贾雷控制阿斯克兰-汉肯迪公路以及占领霍贾雷的机场。

此外,在残忍实施霍贾雷种族屠杀过程中,亚美尼亚人烧毁了这座古老的阿塞拜疆城市。霍贾雷是阿塞拜疆古城之一。这儿保存着那个时代的历史和文化遗迹。霍贾雷市人口主要以阿塞拜疆民族为主,总人口7000多人(总面积为926平方公里),是亚美尼亚人居住村庄周围最大的古老居住点。这里的历史遗迹本可以保留至今。

霍贾雷市附近曾保存着公元前14到7世纪的霍贾雷-凯达贝克文化遗产。1992年2月,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在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的协助下,进攻了霍贾雷市,利用大屠杀最卑鄙的手段—消灭罪证,破坏了阿塞拜疆人民以及全人类绝无仅有的遗迹。

在制造大屠杀四个月之前,也就是在1991年10月底,通往霍贾雷的所有公路被封锁,实际上也就是将整座城市包围。此外,自1月2日起,切断了霍贾雷的供电。如此一来,霍贾雷与阿塞拜疆其他地区所有联系方式都被切断。城市唯一的交通方式只剩下一架直升机。但是,几个月之后,直升机也停飞。1992年1月28日,阿格达姆飞往舒沙的Mİ-8直升机还未到达,就在汉肯迪附近被火箭炮击落,造成3名乘务员以及41名乘客死亡。随后,亚美尼亚部队先后侵占了卡拉巴赫山区部分最后的阿塞拜疆人居住点。1991年年底,卡拉巴赫山区的30多个居住点,包括图戈、伊马列特-戈尔文德、斯尔哈文德、梅谢利、贾米利、乌木德鲁、克尔基贾汉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阿塞拜疆村庄被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烧毁、毁灭并抢光。

1992年2月25日夜间到26日凌晨,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在部署在汉肯迪的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的10辆坦克、16辆步兵装甲运输车、9辆战斗步兵车、180位军事专家的协助和重型机械的加持下,进攻了霍贾雷市。他们使用大量现代化重型机械完全毁掉了霍贾雷市,对城市居民实施了惨绝人寰的屠杀。其中许多人遭受了斩首、刺出眼睛、脱皮、活活烧死等非人的虐待。

据官方数据统计,大屠杀导致613人遇难,包括63名儿童、106名妇女和70名老人。其中:

— 8个家庭彻底被毁,

— 56人被虐待致死,

— 27个家庭仅剩1人,

— 25个儿童失去父母,

— 130个儿童失去父亲或母亲,

— 230个家庭失去主要劳动力,

— 487人受伤(包括76名儿童),

— 1275人被俘,

— 116名人质被释放,

— 150人下落不明。

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战斗中,霍贾雷自卫队与敌人奋战到最后一刻。他们誓死捍卫城市的精神是英雄主义的光辉典范。亚美尼亚部队进攻霍贾雷时,3000多名没有武器的平民离开了城市。遗憾的是,这并未减轻霍贾雷遭受的伤害。因为,大部分市民未能幸免于亚美尼亚人的残暴屠杀。

调查资料显示,此次进攻由亚美尼亚前任国防部长谢伊兰·奥加尼扬和第366摩托化步兵团第3特务营营长叶甫盖尼·纳博季以及50多个亚美尼亚军官和准尉率领。

与此同时,世界各国很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报道了此次亚美尼亚-俄罗斯联合武装部队对阿塞拜疆人实施的惨无人道的暴力和屠杀事件。亚美尼亚院外活动集团积极活动的法国杂志《Valer aktuel》于1992年3月14日刊登了亚美尼亚使用现代化机械,雇佣外来部队的消息:“该‘自治区’的亚美尼亚武装部队与来自近东的进入者拥有最现代化的机械设备和直升机。解放亚美尼亚秘密部队(ASALA)在黎巴嫩和叙利亚设有军营、武器和弹药库。亚美尼亚人剿杀了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人,血洗了100多个穆斯林村庄”。

此外,1992年3月14日,法国《世界报》(Le Mond)也提到了亚美尼亚的残暴行为:“阿格达姆的国外记者亲眼见到了许多被残忍杀害的妇女和儿童的尸体,其中有三具被剥去头皮的、拔去指甲的尸体。这并不是阿塞拜疆的挑衅,而是事实”。

英国报刊《The Sunday Times》1992年3月1日期刊载了侥幸活下来的霍贾雷居民对亚美尼亚残暴行为的回忆:“亚美尼亚兵士屠杀了一百多户家庭。活下来的市民说,亚美尼亚人对450多名阿塞拜疆人进行了扫射,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与其他妇女和儿童一起从霍贾雷逃到阿格达姆的霍贾雷居民拉兹娅·阿斯兰诺娃说,亚美尼亚不断扫射,数十人被活活烧死,剥去头皮。她说,她的丈夫、公公和女婿被杀害,女儿失踪”。

此外,美国《华盛顿邮报》1992年2月28日期指出,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利用现代化机械对霍贾雷进行了大规模攻击。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3月8日期、巴黎《Krua l`Eveneman》杂志3月25日期等系列报刊杂志刊登了该事件的事实。

甚至连俄罗斯媒体也发布了关于亚美尼亚残忍行为的系列报道。例如,《消息报》1992年3月13日期刊登了俄罗斯军人对于该事件的观点:“玛伊奥尔·列奥尼德·克拉维茨少校:我在小山上亲眼看到了100多具尸体,其中一个小男孩被斩首。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尸体随处可见”。俄罗斯“纪念碑”维权中心用事实证明了亚美尼亚在霍贾雷实施的残暴行为,他们甚至4天内将200具阿塞拜疆人的尸体从霍贾雷运送到阿格达姆。并证明了亚美尼亚人虐尸这一事实。他们分别对181具尸体(130具男性、51具女性和13具儿童)进行了法医鉴定。鉴定结果显示,151人因枪击致死、20人因弹片伤致死、10人因钝器伤致死。此外,英国《金融时报》1992年3月14日期中写道:俄罗斯部队中有亚美尼亚人,“波利亚克夫将军指出,第366兵团中的103个亚美尼亚军人留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

此外,在前苏联第366摩托化步兵团从汉肯迪撤出时,非法转移了25辆坦克、87辆装甲车、28辆战斗步兵车以及45架炮兵装置。调查结果表明,进攻霍贾雷的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中有几十个亚美尼亚族军官和准尉。为掩盖霍贾雷大屠杀,1992年3月2日,第366摩托化步兵团转移到格鲁吉亚瓦季安尼市。3月10日,该兵团被撤销,其成员均被分派到其他部队。

这些武装组织在霍贾雷实施屠杀时, 追击了从霍贾雷逃跑的居民,在霍贾雷杀死了111人,其中,在卡季克森林杀害了16人,在通往纳希切万尼克的公路上杀害130人,在加拉加亚附近杀害23人,在达赫拉兹村附近杀害23个人,在谢利附近杀害8人,有6人在阿斯克兰公路被俘。18人在阿斯克兰区内务局被虐待杀死。尸体调查和法医鉴定结果证明了第366摩托化步兵团士兵对阿塞拜疆实施的惨无人道的屠杀和暴力这一事实。

检察院及其他执法部门提起刑事诉讼,着手调查亚美尼亚人犯下的诸如杀害和肢解遭受非人折磨的阿塞拜疆俘虏和人质(是亚美尼亚武装部队从1988年起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其占领的阿塞拜疆其他地区抓获的),实施的挑衅行为和恐怖袭击,驱逐居民,破坏居民点以及历史文化遗迹等滔天罪行。

调查结果表明,亚美尼亚部队及驻汉肯迪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的行为触犯了联合国议会大会1948年12月9日通过的《防止和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以及阿塞拜疆刑法第103号条文。

刑事调查结果还表明,制造霍贾雷大屠杀的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纳卡地区的武装部队以及驻汉肯迪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违反了国际法,严重违反了《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关于战时保护平民之日内瓦公约》等1949年8月12日在日内瓦通过的系列公约。

对第366摩托化步兵团38位士兵等其他参与霍贾利大屠杀人员的判决充分证明,他们触犯了阿塞拜疆共和国刑法第103号条文“反和平、反人道主义战争罪”,应为大屠杀负责;同时还触犯了第107号条文(驱逐人口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第113号条文(虐待)、第115.4号条文(违反战争法律和惯例)。相关文件递交给国际刑事警察组织驻阿塞拜疆分局以开展国际调查。

调查霍贾雷大屠杀事件期间,2213名见证人和受害者受审,进行了800多次鉴定。我国检察院从俄罗斯联邦、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检察院得到了第366步兵团伤亡和受害士兵名单、亚美尼亚武器来源及第366步兵团武器扫射的阿塞拜疆人居民点等信息。

收集的信息证明,第366步兵团2号部队队长谢伊兰·奥加尼扬(2016年10月前担任亚美尼亚共和国国防部长)、第366步兵团3号部队队长叶甫盖尼·纳博季等人员参加了大屠杀。起诉其触犯阿塞拜疆共和国刑法相关条文,确定在梅沙利、加拉达戈雷、巴加尼斯-埃雷姆制造种族大屠杀以及在其他居民点实施的将当地阿塞拜疆族人驱逐出境的重大犯罪行为的人员身份等相关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中。

将霍贾雷种族屠杀的事实真相公之于众

1993年,全民领袖盖达尔·阿利耶夫重新掌权之后,骇人听闻的霍贾雷惨案的本质才得以重见天日。1994年2月,阿塞拜疆共和国国民议会正式作出了对霍贾雷大屠杀的政治法律评估。此外,1998年3月26日,根据盖达尔·阿利耶夫签发的命令,宣布3月31日为阿塞拜疆大屠杀纪念日。

2002年2月25日,在霍贾雷种族大屠杀10周年前夕,全民领袖盖达尔·阿利耶夫向阿塞拜疆人民作出声明,“霍贾雷惨案是近200年来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为实施针对阿塞拜疆人的种族清洗和种族屠杀政策而制造的血腥事件”。

目前,揭露种族屠杀的罪魁祸首,并向国际大众广泛宣传是阿塞拜疆外交政策的主要方向之一。除此之外,还采取了系列稳步措施以将霍贾雷大屠杀的事实真相告知世界,在国际社会广泛宣传,同时对该事件作出客观的评价。

盖达尔·阿利耶夫基金会,尤其是基金会主席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斯兰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梅赫丽班·阿利耶娃为此所做的工作值得称赞。为使国际社会了解霍贾雷大屠杀这一人类最大的惨剧之一,基金会连续实施了具有系统性和针对性的措施。

2007年2月26日,在盖达尔·阿利耶夫基金会的倡议下,在布鲁塞尔举办了名为“侵略行为的受害者”图片展和儿童画展。这也是为了继续让国际社会了解事实真相。同年2月19日至26日,名为“霍贾雷周”的项目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等25个省举行了纪念活动。此外,2008年2月14日,在柏林举行的主题为“霍贾雷大屠杀以及1915年事件事实”研讨会对国际社会了解事实真相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盖达尔·阿利耶夫基金会的支持下,2012年在世界100多地举办了纪念霍贾雷种族大屠杀20周年活动。举办纪念霍贾雷大屠杀系列活动时,使用了基金会准备的宣传资料。目前,在莱拉·阿利耶娃领导的驻俄罗斯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框架内,盖达尔·阿利耶夫基金会在各国举办的纪念霍贾雷种族屠杀以及宣传惨案真相的活动通过对话和合作稳步继续。

伊斯兰合作组织承认霍贾雷事件是种族大屠杀

2008年5月8日,亚美尼亚武装部队侵占舒沙市周年,在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跨文化对话协调人莱拉·阿利耶娃的倡议下,通过了“为霍贾雷伸张正义”项目。2009年2月,该项目正式启动。

国际宣传运动“为霍贾雷伸张正义”的主要目的是向国际社会介绍霍贾雷种族大屠杀,让国际社会对该大屠杀作出道德和政治评估,纪念大屠杀受害者。目前,正在很多国家顺利开展活动以使霍贾雷大屠杀在精神上和政治-法律层面得到承认。此外,根据2009年7月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与伊斯兰教科文组织签署的协议,决定将“霍贾雷种族屠杀”编入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历史课程教材。

2010年1月31日,第六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议会联盟会议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举行。会上,在论坛倡议下,通过了《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与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议会联盟合作决议》。

“为霍贾雷伸张正义”国际项目框架内通过的决议中,将霍贾利惨案定性为“亚美尼亚武装力量对平民进行的危害人类的大规模屠杀”。决议中,呼吁成员国在国内外支持“为霍贾雷伸张正义”项目。这是国际组织将霍贾雷定性为“危害人类罪”的首份文件。

2011年1月19日,第13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议会联盟会议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召开。会上对“为霍贾雷伸张正义”国际项目予以支持,通过了《阿布扎比宣言》,呼吁承认霍贾利惨案为“反人类大屠杀”。2012年1月31日,在印度尼西亚巨港举行的第7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议会联盟会议上再次强调支持“为霍贾雷伸张正义”国际项目。近年来,在论坛倡议下,在《亚美尼亚共和国侵略阿塞拜疆共和国决议》中专门添加了一项关于霍贾利惨案的条文。条文指出,“2012年(霍贾雷大屠杀20周年)起,会议呼吁成员国议会承认1992年2月26日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阿塞拜疆人实施的种族大屠杀,要求罪魁祸首承担责任”。

这是2009年开始实施的“为霍贾雷伸张正义”国际项目的必然结果。还应指出的是,就纳卡冲突通过的国际条文中,该决议首次对霍贾雷大屠杀作出了政治法律评定。伊斯兰合作组织议会联盟是最大的国际议会间机构之一,那么,该决议对于在国际层面将霍贾雷惨案认定为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对阿塞拜疆人民实施的种族屠杀政策的一部分、追究犯罪者法律责任具有重要意义。

2012年11月15日至17日,第39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理事会在吉布提召开。在此次会议上,首次承认了霍贾雷事件为种族屠杀事件。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理事会呼吁伊斯兰合作组织其他机构积极参与并支持该项目的工作,为让国内外普遍承认该反人类罪行而作出努力。

2013年2月6日至7日,第12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峰会在埃及首都开罗举办,峰会上承认了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大屠杀和反人类罪行。2013年12月9日至11日,第40届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理事会在几内亚科纳克里举办,会上再次声明,承认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屠杀。决议草案中专门列出了关于“为霍贾雷伸张正义”运动的这项内容,“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理事会对‘为霍贾雷伸张正义’国际运动的工作予以肯定,并呼吁成员国在国内外参与该项目实施的关于承认霍贾雷事件为危害人类罪行的宣传工作”。

2014年2月18日至19日,在伊朗德黑兰举行的第9届伊斯兰合作组织议会联盟会议上通过了《伊斯兰合作组织议会联盟与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合作决议》。决议重申将霍贾雷惨案定性为种族屠杀和反人类罪行。2015年3月27日至28日,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理事会再次承认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屠杀。在科威特举办的第47届理事会会议上通过了决议,呼吁成员国及伊斯兰合作组织其他机构积极参与“为霍贾雷伸张正义”运动,并强调了追究霍贾雷大屠杀罪魁祸首责任的重要性。

2016年1月25日,第11届伊斯兰合作组织议会联盟会议通过了《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与伊斯兰合作组织议会联盟合作决议》,承认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屠杀行为和反人类罪行,并呼吁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议会采取必要措施惩治犯罪者。

今年是“为霍贾雷伸张正义”运动实施的第9年。9年来,为达到该项目的目标,伊斯兰合作组织青年论坛大规模开展工作。为让国际社会对霍贾雷种族大屠杀作出法律政治和道德层面的评价,在该运动框架内,青年论坛将国际文件承认霍贾雷惨案是反人类罪行和种族屠杀确定为主要工作方向。这些年所做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伊斯兰合作组织的不同等级会议,包括首脑峰会,都已承认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屠杀和反人类罪行。

国际社会普遍承认霍贾雷惨案是种族大屠杀

为让国际社会普遍承认霍贾雷种族大屠杀并对其作出政治评价而进行的工作卓有成效。霍贾雷大屠杀14周年、15周年和16周年纪念活动在俄罗斯、德国、美国、土耳其、乌克兰、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科威特等国举办。2005年至2007年2月,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召开专门会议,讨论霍贾雷大屠杀。2011年2月19日至26日,土耳其很多城市举办了名为“霍贾雷周”的纪念活动,活动期间还举办了纪念仪式等。世界很多国家的城市也开始举办类似活动。

2010年2月25日,美国承认霍贾雷大屠杀迈出了第一步。当天,马萨诸塞州众议院通过了承认霍贾雷大屠杀的决议。2011年6月11日,美国德克萨斯州承认了亚美尼亚在霍贾雷犯下重罪这一事实,并通过了第535号决议。决议中谴责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屠杀阿塞拜疆霍贾雷市平民的行为。

随后,2012年2月22日,新泽西州和佐治亚州先后通过了与霍贾雷大屠杀相关的决议。在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侨民的努力下,佐治亚州的众议院通过了第1594号决议。2012年3月23日,在霍贾雷大屠杀20周年前夕,美国缅因州众议院也通过了相关决议。

2013年,国际社会上承认霍贾雷大屠杀的愈来愈多。1月28日,新墨西哥州参议院以及众议院先后通过了关于霍贾雷大屠杀的决议。紧接着,阿肯色州众议院于2月8日、该州参议院2月11日、密西西比州于2月25日分别通过了相关决议。随后,俄克拉荷马州于3月4日、印第安纳州于3月8日、宾夕法尼亚州和田纳西州众议院于3月18日、西佛吉尼亚州众议院于4月3日先后通过了霍贾雷大屠杀21周年相关决议。5月3日,康涅狄格州议会正式承认了霍贾雷大屠杀。

2015年2月,亚利桑那州上议院承认霍贾雷事件是种族大屠杀。同年3月,犹他州州长签发了霍贾雷大屠杀相关文件。2016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夏威夷州、蒙大拿州、爱达荷州签发了关于承认霍贾雷大屠杀的特别宣言。这样,美国承认霍贾雷大屠杀的州的数量达到21个。

2011年12月20日,墨西哥众议院作出声明,强烈谴责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阿塞拜疆领土的侵略,尤其是霍贾雷大屠杀事件。2012年2月1日,巴基斯坦参议院通过了关于承认霍贾雷种族大屠杀的决议。决议中,外交委员会谴责亚美尼亚对平民所实施的种族大屠杀事件。

拉丁美洲方面,继墨西哥之后,哥伦比亚参议院于2012年4月23日认定霍贾雷事件为种族大屠杀。此外,约旦参议院于5月28日 、秘鲁议会于6月13日先后通过了关于霍贾雷种族屠杀的决议。7月30日,哥伦比亚议会众议院也通过了关于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纳卡冲突和霍贾雷种族大屠杀的文件。

同年8月13日,巴拿马通过了关于亚美尼亚武装部队侵略阿塞拜疆领土的第4号决议。文件中,强烈谴责侵略国在阿塞拜疆霍贾雷制造的种族大屠杀,呼吁亚美尼亚共和国政府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的四项决议。

2014年1月17日,洪都拉斯国民议会通过了承认阿塞拜疆领土被侵略和霍贾雷种族大屠杀的第333-2013号决议。在议会议长及秘书长对该项决议予以批准后,2014年1月24日,洪都拉斯共和国总统及外交部长也对该项决议予以批准。2014年2月13日,该决议的内容刊登在洪都拉斯官方报刊 《The Gazette》上,决议正式生效并具有法律效力。

2014年9月1日,苏丹共和国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通过了决议,承认1992年2月份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屠杀霍贾雷市平民的行为是种族大屠杀和反人类罪。该决议谴责亚美尼亚屠杀阿塞拜疆平民的行为,要求亚美尼亚遵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822、853、874 和884号决议,从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内撤军。与此同时,决议还强调,亚美尼亚方应对霍贾雷种族屠杀的受害者以及其亲属遭受的精神和物质损失予以赔偿。

此后,继续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以让国际社会承认霍贾雷种族大屠杀。欧洲国家议会讨论并通过了相关政治文件。2013年2月12日,罗马尼亚议会自由民主党通过了名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的政治声明。该党派党员鲁奇安·米利塔鲁在议会发表政治声明,指出霍贾雷市的阿塞拜疆人遭受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提供了大屠杀受害者的信息,强调了国际社会承认该事件是反人类罪行的重要性。

捷克是正式作出声明谴责亚美尼亚制造的针对霍贾雷平民的种族屠杀并将其认定为反人类罪的第一个欧盟国家。2013年2月7日,捷克最高立法机构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一致通过了《关于21年前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阿塞拜疆霍贾雷市的613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屠杀》的决议。在决议中,捷克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是阿塞拜疆共和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及该地区被亚美尼亚侵占的事实,并再次证明了亚美尼亚在霍贾雷犯下的严重罪行。

2013年2月26日,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议会召开会议,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了关于亚美尼亚侵略阿塞拜疆以及霍贾雷种族屠杀的官方文件——《承认并尊重阿塞拜疆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议。此外,2015年1月29日,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出席联合国大会犹太人大屠杀纪念日活动时,谈到了世界种族大屠杀事件,并指出了霍贾雷屠杀。

2017年1月11日吉布提共和国国民议会、2月2日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国民议会外交关系常驻委员会分别通过了决议,认定亚美尼亚侵占阿塞拜疆领土并承认1992年2月26日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屠杀阿塞拜疆霍贾雷市平民的行为是种族屠杀和反人类罪,要求施暴者承担责任。决议中还要求亚美尼亚遵守联合国大会以及安理会的决议,从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内撤军。与此同时,要求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向亚美尼亚施加压力,呼吁其执行相关决议。

由此可见,正在进行的让国际社会普遍承认霍贾雷种族大屠杀及对其作出政治评定方面的工作已取得重大成果,并不断取得发展。毫无疑问,这些结果是阿塞拜疆不懈努力所得。同时,阿塞拜疆所做的工作对于让国际社会了解亚美尼亚侵略我国这一事实具有重要意义。

25年来,全世界目睹了亚美尼亚实施的侵略政策,并达成了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目的。除纳卡地区之外,他们还侵占了拉钦区、克尔巴贾尔区、阿格达姆区、菲祖利区、杰布拉伊尔区、古巴德雷区和赞戈兰区,总面积达4.4平方公里。亚美尼亚在上述所有地区都实施了种族清洗。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社群为争取所谓的“自决权”导致100多万(占总人口的15%)阿塞拜疆人被驱逐出故土,成为难民。

侵略政策从来都是伴随着大屠杀。从1988年到1993年,亚美尼亚武装侵略导致2万阿塞拜疆人死亡,10万人受伤,5万人受伤致残。与此同时,亚美尼亚还实施了国家恐怖主义和大屠杀政策,在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上制造了373起恐怖袭击,导致1200人遇难、1705人受伤。

目前,20%的阿塞拜疆领土被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占领。亚美尼亚的侵略行为破坏了900个居民点、22座博物馆以及4家画廊、9座历史宫殿,导致4万件具有非凡历史价值的博物馆展品、44座庙宇和9座清真寺被毁。此外,亚美尼亚人还毁坏了927家图书馆珍藏的460万册书籍和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手稿。据资料不完全统计,除精神损失之外,亚美尼亚还给阿塞拜疆造成了超过3200亿美元的物质损失。

上述事实证实了亚美尼亚的侵略政策。另外一个证明亚美尼亚不断实施侵略政策的事实是,仅20世纪,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分别在1905-1906年、1918-1920年、1948-1953年和1988-1993年对阿塞拜疆人实施了四次大屠杀和种族清洗。根据国际法,大屠杀是反和平、反人类的行为,是最严重的犯罪。1948年12月9日,联合国议会大会通过了第260(III)号决议。1951年1月12日生效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是定性危害种族罪的主要法律。根据该公约,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实施的侵略行为触犯了危害种族罪。

纪念霍贾雷种族屠杀20周年前夕,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签署了指令。指令中指出,“霍贾雷种族屠杀是19-20世纪阿塞拜疆人遭受亚美尼亚沙文主义者分阶段实施的种族清洗政策的一部分。而这一真相必须公之于众,告知国外议会和整个国际社会。这是针对阿塞拜疆民族和反人类的重大军事犯罪,应在国际范围内得到公允的政治法律评估”。

© 引用须注明引自阿新社链接
如在正文中发现错误,按ctrl+enter键标出,发送给我们

联系作者

请务必填写*标志的空格

请输入上述文字
文字大小写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