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3月31日大屠杀是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实施的种族清洗史中最血腥的一页

阿里·哈桑诺夫教授

历史学博士

阿塞拜疆共和国总统社会政治问题助理

亚美尼亚人迁入阿塞拜疆领土境内

近两个世纪以来,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实施的有针对性的种族清洗、大屠杀和侵略政策使阿塞拜疆的这段历史时期充斥着惨案以和血腥事件。亚美尼亚民族沙文主义政策旨在将阿塞拜疆人驱逐出本就属于阿塞拜疆人的家园,并在其占领的土地上成立所谓的“大亚美尼亚”。

史实表明,从19世纪初起,大量的亚美尼亚居民就从伊朗和土耳其迁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阿塞拜疆卡拉巴赫区。当时,沙俄试图占有该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在与土耳其和伊朗的战争中,沙俄利用“亚美尼亚因素”作为政治工具。

19世纪初,沙俄驻高加索区部队分队总指挥帕·德·茨茨安诺夫占领占贾之后,在1805年5月22日发布的第19号报告中指出,卡拉巴赫地理位置重要,是阿塞拜疆和伊朗的大门。因此,我们必须争取进一步加强对该地区的控制。沙俄的这一目的很快就实现了。1805年5月14日,卡拉巴赫汗国伊布拉季姆汗与茨茨安诺夫签署了条约。卡拉巴赫汗国并入沙俄之后,为加强沙皇制度对该地区的控制,茨茨安诺夫立即开始推行将亚美尼亚人从南高加索迁往卡拉巴赫区的政策。

沙俄官员耶尔莫罗夫和莫季廖夫斯基编著的《卡拉巴赫省概述》一书是非常重要的文献,书中详细介绍了卡拉巴赫人口数量及民族构成。1823年卡拉巴赫省共有20095户人家,其中,15729户为阿塞拜疆人,4366户为亚美尼亚人。这表明,1823年之前,该省亚美尼亚人口的增长主要是因为人口迁移,才达到了4366户。

20世纪20年代,尤其是俄罗斯占领南高加索之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激增。1804-1813和1826-1828两次俄罗斯与伊朗的战争以及1828-1829年俄罗斯与土耳其战争期间及战争后期,亚美尼亚人开始从伊朗、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南部迁至南高加索地区,这其中就包括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因此, 该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逐年增加。

尼·尼·沙夫罗夫公开曾谈及沙俄占领高加索以及为达成该目的将不同民族群体迁往高加索的事实。他写道:“我们的殖民活动开始于将非俄罗斯族迁往高加索。利用这些在故乡不受欢迎的人,我们在季弗里斯省和伊丽莎白波尔省 (现占贾市)建立了殖民地。他们不仅获得了优质的耕地,而且在各方面都享受着优待。”

据官方材料记载,初期,124000亚美尼亚人被迁往纳卡地区。之后,又有大量非官方迁入的亚美尼亚人。总之,1828-1830年间,20多万亚美尼亚人被迁至纳卡地区。沙夫罗夫写道:“1828-1830年,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从伊朗和土耳其分别将4万多和8万4千多亚美尼亚人迁至之前没有亚美尼亚人居住的伊丽莎白波尔省、埃里温省、季弗里斯县、博尔察雷县、阿哈尔齐赫县和阿哈尔卡拉基县,并分配给他们最优质的官地。我们从穆斯林手里购买了总价两百多万卢布的良田,用于封给迁入的亚美尼亚人,共分配给他们200俄亩官地。这些亚美尼亚人定居在伊丽莎白波尔省山区和戈伊察湖湖畔。应该注意的是,除124000被官方迁至此处的亚美尼亚人外,还有一些非官方迁入的,二者加起来,当地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超过了20万。”

这一事实表明,所有被迁移的亚美尼亚人都是被安置在亚美尼亚人数量很少或者完全没有亚美尼亚人居住的区域。也就是说,在19世纪初之前,也可以说是在俄罗斯与伊朗签署《图尔克缅柴和约》之前,阿塞拜疆占贾省和埃里温省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极少。

因此,在《图尔克缅柴和约》签署之后的两年内,亚美尼亚人在沙俄政府的庇护下得以在阿塞拜疆各地安家落户,包括纳卡地区在内。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沙俄对亚美尼亚人的庇护处处体现了这一点。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继续推行将亚美尼亚人迁往南高加索的政策。1896年至1908年,仅仅十三年的时间,迁至南高加索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就有40万。尼·尼·沙夫罗夫写道:“谢利梅季耶夫御前大臣提供的关于居住在外高加索的亚美尼亚人的情况表明,1896年,该地区亚美尼亚人总数是90万。到1908年,达到了130万。也就是说,短短的几年时间,增长了40万。目前居住在外高加索的130万亚美尼亚人中有100万不是原住民,而是我们迁移过来的。”

总的来说,亚美尼亚人迁移到卡拉巴赫山区极大地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状况。根据1897年人口普查的资料,卡拉巴赫的54841户人家中有29350户是阿塞拜疆人,18616户是亚美尼亚人。而到1917年,因外来人口增加,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人数量剧增,占到人口总数的46%,阿塞拜疆人只占51%。

1917年《高加索日历》汇编中写道,卡拉巴赫居住着199000阿塞拜疆人(占58.3%)和142000亚美尼亚人(占41.7%)。虽然亚美尼亚人是在沙俄政策庇护下人为分期、分批迁至卡拉巴赫区的,但从古到今,阿塞拜疆人作为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仍占大多数。

《高加索日历》汇编的统计数据表明,在如今的亚美尼亚境内,以前阿塞拜疆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亚美尼亚人。例如,1886年,占贾省(伊丽莎白波尔)赞戈祖尔县的326个村庄里有154个是阿塞拜疆村(45.7%),91个是库尔德村(27.8%),81个是亚美尼亚村(24.8%)。1889年,赞戈祖尔县的阿塞拜疆人数量比亚美尼亚人多1500。1897年,赞戈祖尔县的人口总数为142000,其中阿塞拜疆人为71200,占50.1%,而亚美尼亚人为63600,占44.8% 。1962年,亚美尼亚中央统计局发布的统计简编显示,1831年,埃里温市总人口为18766,其中15992人是阿塞拜疆人。而1866年总人口为27246,其中23627人是阿塞拜疆人,占人口总数的85.2% 。

1932年埃里温出版的由泽·科尔科江著作的《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1831-1931年的人口》一书中指出,埃里温省的埃里温县、埃奇米埃德金县、耶尼·巴亚基德县、亚历山大波尔县以及伊丽莎白波尔省(占贾)的赞戈祖尔县和哈萨克-迪利章县、季弗利斯省的罗利-皮姆贝克县的2310个居民点中有2000个是阿塞拜疆人居民点。在总人口10万的埃里温市居住着7千阿塞拜疆人。不仅如此,掌权者也全部都是阿塞拜疆人。

1920年之前,在埃里温省的所有县中,尤其是埃里温县,阿塞拜疆人都占多数。例如,一个县总人口为99000,其中有62600(66%)人是阿塞拜疆人,而亚美尼亚人仅有36400(34%)。

埃里温省埃奇米埃金县、耶尼·巴亚基德县和苏尔马利县的阿塞拜疆人数量占三个县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1916年1月1日的统计资料显示,在这些地区人口的民族构成中阿塞拜疆人占大多数:占埃里温县总人口的74.2%,占赞戈祖尔县的53.3%,而耶尼·巴亚基德达县阿塞拜疆人数量为50700,苏尔马利县有45000阿塞拜疆人。这些数字有力地证明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当代亚美尼亚境内,阿塞拜疆人占大多数。

1885年,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在马赛成立了“亚美纳坎党”;1887年,在日内瓦成立“戈内恰克党”;1890年,在第比利斯成立了“达什纳克楚琼党”。随后,亚美尼亚人企图建立“大亚美尼亚”的计划进入了新的阶段。

20世纪初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人实施的民族清洗和大屠杀政策

19世纪以来,迁移政策是沙俄不断推行殖民主义政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一政策导致该地区人口状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自20世纪初,该地区亚美尼亚人数量的人为增加助长了他们对阿塞拜疆领土的觊觎,并开始实施侵略政策。

20世纪初,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达什纳克楚琼党为实施党纲提出的所谓“大亚美尼亚”构想,开始展开进一步活动。为了把阿塞拜疆人从故土上驱逐出去,亚美尼亚人开始对其实施种族清洗和大屠杀政策。1905-1906年,亚美尼亚在巴库、占贾、卡拉巴赫、埃里温、纳希切万、奥尔杜巴德、沙鲁尔-达拉拉亚泽、季弗里斯、赞戈祖尔、哈萨克等地屠杀阿塞拜疆平民,焚烧抢掠阿塞拜疆城市和村庄。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埃里温省和占贾省、舒沙县、赞戈祖尔县和杰布拉伊尔县等地的200个阿塞拜疆人居民点进行破坏,致使我国成千上万的同胞成为难民或被迫流失所。亚美尼亚人滥杀无辜,20万阿塞拜疆人被杀害,包括儿童、妇女和老人。为建立沙俄许诺他们的“大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在这些地区进行了种族清洗。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亚美尼亚人在沙俄庇护下,继续屠杀阿塞拜疆人。

1917年,俄罗斯 “二月革命" 和 "十一月革命" 之后,达什纳克楚琼党与亚美尼亚国民议会联合开展活动。与此同时,1917年12月,弗·列宁任命高加索区事务临时紧急委员斯·绍乌缅为大规模屠杀阿塞拜疆人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1918年年初,即 "三月大屠杀" 前夕,直接服从于绍乌缅的亚美尼亚军人总数达2万。在包括列宁在内的布尔什维克的支持下,绍乌缅成为巴库公社社长。1918年3月30日,亚美尼亚与布尔什维克联合部队在军舰上对巴库火力齐射。随后,达什纳克攻入阿塞拜疆人的住宅,进行了残忍地屠杀。从3月31日到4月初,屠杀规模越来越大。仅仅因为自己的民族属性,数千名阿塞拜疆平民被杀害。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亚美尼亚与布尔什维克联合部队在巴库残杀了12000名阿塞拜疆平民。他们或被活活烧死、或被以极端残忍的方式杀害,遭受了种种非人的虐待。

1918年1月至5月期间,亚美尼亚人的武装进攻致使库巴县16000名平民被杀害,167个村庄被毁,其中35个村庄完全被毁,不复存在。

近期亚美尼亚-达什纳克匪帮大规模屠杀库巴县阿塞拜疆人的真相再次被证实。2007年在库巴市发现的群尸坑再次证实了亚美尼亚的侵略行为。

对群尸坑的调查表明,在1918年亚美尼亚武装部队攻击库巴期间,当地平民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暴力和残杀。群尸坑内是当地被屠杀的平民遗骸。此外,在阿马扎斯普的指挥下,亚美尼亚武装部队还对库巴的突厥-穆斯林人和犹太人进行了屠杀。调查显示,1918-1919年,亚美尼亚人在库巴共屠杀了3000多名犹太人。

此外,亚美尼亚人破坏并烧毁了包括卡拉巴赫150个村庄在内的数百个阿塞拜疆人居民点。他们还对舒沙的阿塞拜疆人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屠杀。1918年3、4月份,亚美尼亚达什纳克极尽各种惨绝人寰的方式,在巴库及阿塞拜疆其他地区共残杀了5万人。其中,赞戈祖尔县1万人人、沙马哈县10270人被残忍杀害。

1918-1920年,在当代亚美尼亚领土境内居住的375000名阿塞拜疆人中,有365000名或被残杀或被驱逐出故土。泽·克尔克将所著的《亚美尼亚苏维埃1831-1931年的人口》一书证实了这一数字。书中写道:“达什纳克制造大屠杀后,1920年,国内所剩突厥(阿塞拜疆)人数量仅为1万。1922年,6万阿塞拜疆难民重返故土之后,数量提高到了72000,1931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05838。” 1919年最后两个月里,埃里温省埃奇米埃金县和苏尔马雷县的96个村庄被铲除,而埃里温县的所有村庄均被彻底消灭,13万两千名阿塞拜疆人被杀。

1918年至1920年,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制造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导致巴库、库巴、沙马哈、丘尔达米尔、连克兰、舒沙以及埃里温省、赞戈祖尔、纳希切万、沙鲁尔、奥尔杜巴德、卡尔斯等地区的数千名阿塞拜疆人被杀害,一百万多名平民被驱逐出故土。除滥杀无辜,亚美尼亚人还在阿塞拜疆的历史领土上烧毁了数所学校、清真寺,破坏了当地的物质文化遗产。

1918年5月28日,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成立之后,成立了紧急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开始调查亚美尼亚犯下的罪行。政府宣布每年的3月31日为哀悼日。然而由于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的瓦解,这方面的工作未能完成。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建立期间形成的地缘政治局势致使1918年5月29日埃里温市成了亚美尼亚的政治中心。如此一来,1918年在前埃里温汗国—这片属于阿塞拜疆领土的境内建立了亚美尼亚共和国。

沙俄实施的迁移政策使得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不断增加。这一政策贯穿了整个20世纪。自20世纪初起,这也导致亚美尼亚人开始觊觎阿塞拜疆的领土,并提出了对阿塞拜疆实施侵略政策。亚美尼亚最大的野心是侵占卡拉巴赫和赞戈祖尔。为实施侵略计划,亚美尼亚政府向这两个地区引入军事力量。其结果是,在亚美尼亚武装部队试图侵占卡拉巴赫的过程中,数百个居民点被破坏,数千名阿塞拜疆平民被惨无人道地杀害。

1919年1月,亚美尼亚达什纳克政府要求阿塞拜疆割让卡拉巴赫。这是他们试图吞并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首次正式尝试。阿塞拜疆政府多次表态,希望和平解决该问题。但达什纳克坚持自己的立场:阻止该问题的和平解决。

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将领土完整以及保障公民安全作为最高义务,因此坚决反对亚美尼亚提出的领土要求。阿塞拜疆议会在讨论“卡拉巴赫问题”之后,决定采取具体措施以阻止亚美尼亚对我国的分裂活动。于是,1919年1月15日,阿塞拜疆政府将舒沙县、杰布拉伊尔县、贾万希尔县及赞戈祖尔县从占贾省分离出来,并成立了由这些县组成的卡拉巴赫总督管辖省。卡拉巴赫总督管辖省中心为舒沙市,任命霍斯罗夫贝克·苏丹诺夫为总督。阿塞拜疆政府委任他保障卡拉巴赫地区的稳定,并管理当地政府。

在阿塞拜疆政府的努力下,1919年11月23日,美国从中斡旋,阿塞拜疆共和国与亚美尼亚共和国在季弗里斯签署了和约。根据和约,双方必须停止冲突,并就解决边境等所有争端问题进行谈判。但是,亚美尼亚方蛮横地违反和约,并向阿塞拜疆境内派出武装部队,进行血腥大屠杀。尽管如此,在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存续期间,亚美尼亚企图通过外交或暴力手段夺取卡拉巴赫地区的尝试全部被粉碎。然而,在阿塞拜疆加入苏联之后,导致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瓦解的重要力量 — 达什纳克又开始觊觎阿塞拜疆的领土。

利用南高加索苏维埃化以达到自己的目的,1920年,亚美尼亚宣布赞戈祖尔等系列阿塞拜疆领土为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的领土。由此一来,纳希切万与阿塞拜疆隔绝,陆路交通被切断。随后,亚美尼亚进一步推行了将阿塞拜疆人驱逐出赞戈祖尔等其他并入亚美尼亚领土的本属于阿塞拜疆领土的政策。

1923年7月7日,19世纪被迁至阿塞拜疆卡拉巴赫山区的亚美尼亚人成立的地区获得了自治权。该决定是在苏维埃俄罗斯的庇护和参与下通过的。与此同时,前苏联其他共和国领土上居住的亚美尼亚人数量远远超过卡拉巴赫亚美尼亚人的数量。此外,虽然自古以来居住在亚美尼亚的阿塞拜疆人口数量超过了居住在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人口数量,但阿塞拜疆从未要求在亚美尼亚境内成立民族自治国家。

与此同时,成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公然违反了1923年之前阿塞拜疆现行的行政区划原则。根据决议,贾万希尔县、古巴德雷县以及舒沙县被分隔,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成立。根据《条例》,舒沙、汉肯迪以及舒沙县的115个村庄、贾万希尔县的52个村庄、加利亚金县的30个村庄以及古巴德雷县的加拉德雷西村被纳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

其结果是,阿塞拜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卡拉巴赫被分成低地和山地两部分,而阿塞拜疆领导人被迫让居住在卡拉巴赫山地的亚美尼亚人在该地区成立自治区。而且,给予自治身份的决定完全没有考虑自古以来居住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人的意见,公然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该事件不仅违反了阿塞拜疆的行政区划原则,还成为亚美尼亚继续觊觎我国领土的工具。从那以后,开始有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名称。虽然在关于成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的法令中指出,自治区中心为汉肯迪,但不久之后,也就是在1923年9月18日,根据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产党区域委员会的决定,为纪念斯捷潘·绍米杨,汉肯迪改名为斯捷潘纳克特。由此一来,亚美尼亚人开始在卡拉巴赫实施对阿塞拜疆历史地区、区域和村镇改名的政策。

苏联时期,居住在属于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亚美尼亚社群拥有包括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所有问题的自治权。然而,尽管再三要求,亚美尼亚并未达到目的。取而代之的是,根据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1947年12月23日通过的《关于阿塞拜疆集体农庄等人口从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迁至阿塞拜疆苏维埃共和国库拉-阿拉兹低地》的决议,1948-1953实施了将包括埃里温以及周边地区的阿塞拜疆人驱逐出故土的政策,导致近15万我国同胞被迫迁至阿塞拜疆低地。

20世纪末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的领土觊觎和军事侵略

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亚美尼亚人仰仗其邻国和其他庇护者,利用当时的复杂局势,企图实现“大亚美尼亚”的构想,再次觊觎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

每一次外界提起对卡拉巴赫的领土觊觎,都是受亚美尼亚方的鼓吹、教唆和压力。毋庸置疑,领土觊觎绝非偶然,而是亚美尼亚当局及其西方的庇护者早有预谋,并且有周密的计划。苏联时期,中央权力机关助纣为虐,使针对阿塞拜疆的负面宣传集团滋长,由此形成了错误的社会舆论。亚美尼亚思想家及其鼓吹者蛮横地对阿塞拜疆的历史和社会经济发展断章取义,并在整个苏联范围内扭曲宣传。

1988年事件爆发之初,处心积虑的亚美尼亚政客和其在中央的庇护者试图使形势极端加剧,拉拢社会舆论,实施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入亚美尼亚的计划,以该地区经济发展落后为借口,在汉肯迪和埃里温爆发了长时间的罢工,企业停工,并组织大规模集会。然而,接下来的系列事件表明,亚美尼亚政客及其在中央的庇护者提出来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落后只是借口,其主要目的是企图侵占阿塞拜疆的领土。

1988年下半年,局势愈加恶化,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亚美尼亚人开始发动对阿塞拜疆的武装侵略。于是,8月底和9月初,对基亚尔基贾汗和霍贾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9月18日,亚美尼亚人将近1.5万居住在汉肯迪的阿塞拜疆人驱逐出境,并烧毁了他们的家园。

野蛮侵犯阿塞拜疆主权之后,1989年12月1日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通过了不符合宪法的决议,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共和国并入亚美尼亚。该地区的企业全权交由亚美尼亚相关部委机关管理。由于苏维埃中央领导的不作为和赤裸裸的庇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的经济及其他领域从阿塞拜疆脱离出来而移交到亚美尼亚。所有地区党委被归入亚美尼亚共产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境内升起亚美尼亚国旗。苏维埃中央领导所犯的严重、不可原谅的错误以及采取的亲亚政策导致1990年末至1991年初形势更加恶化,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和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交界的其他地区遭受到了来自亚美尼亚更大规模的侵略。

这些年,巴库—莫斯科客运列车以及第比利斯—巴库、第比利斯—阿格达姆、阿格达姆—舒沙、阿格达姆—霍贾雷等公路大巴发生的恐怖活动导致数百阿塞拜疆人死亡。数千阿塞拜疆人成为受前苏联当局庇护的亚美尼亚侵略政策的牺牲品。

遗憾的是,亚美尼亚分裂份子没有在事件之初就停手,从而导致局势愈加恶化。最终,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和战车攻入脱离阿塞拜疆政府掌控的自治州境内,制造了更多的针对阿塞拜疆人的流血事件,从而导致冲突扩大,并演变成大规模战争。

自1991年起,卡拉巴赫纳戈尔诺部分的紧张局势越演越烈。社会政治局势已经预示着大灾难的临近。1991年6月-12月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对阿斯克朗区的加拉达戈雷村和梅舍利村发动了进攻,导致12人被杀害、15人受伤。同年8月份和9月份,阿塞拜疆武装部队对舒沙—贾米利、阿格达姆—霍贾温特和阿格达姆—加拉达戈雷公路线的大巴进行了扫射,导致17个人死亡、近90个阿塞拜疆人受伤。1991年10月底和11月,亚美尼亚人在卡拉巴赫纳戈尔诺部分的30多个居民点烧杀抢掠,其中包括具有战略意义的村庄,例如图戈、伊玛列特-格尔、希尔哈温特、梅舍利、贾米利、乌穆德鲁、加拉达戈雷、基亚尔基贾汗等。

1988年—1991年之间,即从事件爆发到苏联解体,亚美尼亚在苏维埃当局的庇护下公然实施侵略阿塞拜疆的政策,大量阿塞拜疆平民惨遭杀害,大批居民点遭受烧杀抢掠。侵略国人为地向居住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的亚美尼亚人灌输必须从阿塞拜疆脱离出来并入亚美尼亚的思想。为达到这一目的,制造了种族大屠杀,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5万阿塞拜疆人被驱逐。这些年,亚美尼亚人制造的冲突、武装进攻、扫射记录在案的分别就有2559次、315次和1388次,共造成514人死亡、1318人受伤。

与此同时,这一时期在亚美尼亚的185个村庄进行了种族清洗,25万阿塞拜疆人被暴力驱逐出家园。其结果是,亚美尼亚完成了对阿塞拜疆人的清洗。这一过程中,216名阿塞拜疆人被杀,数千名老弱妇孺受伤致残,数以万计的家庭被洗劫一空。

自1992年初,亚美尼亚军队蚕食着位于上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居民点。2月12日,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强占了舒沙的玛雷别利村和古什丘拉尔村。13日到17日,对霍贾温特区的加拉达戈雷村进行了武装进攻,118人(包括儿童、妇女和老人)被俘。33人被亚美尼亚人扫射,死伤者被埋在一个坑内。被俘的人中,68人被残忍杀害,50人艰难逃脱,18个被释放的人也因伤离世。亚美尼亚人用诸如斩首、活埋、拔牙、不给水和食物等极端残忍的方式对待被俘人员,酷刑杀害是最灭绝人性的罪行。在加拉达戈雷村杀害了两个家庭的4个人,42个家庭失去了主要劳动力,近140名儿童成为孤儿。亚美尼亚人在这座村庄制造了名副其实的大屠杀,杀害91人,占该村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1992年2月25日夜间到26日凌晨,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在部署汉肯迪的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的180位军事专家的协助和重型机械的加持下进攻了霍贾雷市,将其夷为平地。他们使用大量重型机械完全毁灭了霍贾雷市,对城市居民进行了惨绝人寰地屠杀。根据官方资料,大屠杀导致613人遇难,包括63名儿童、106名妇女和70名老人;8个家庭彻底被毁;487人受伤,包括76个儿童。此外,还有1275人被俘,其中150人下落不明。

进攻霍贾雷的前苏联部队第366摩托化步兵团中有几十个亚美尼亚族的军官和准尉。为了掩盖霍贾雷大屠杀,1992年3月2日,第366摩托化步兵团被转移到格鲁吉亚瓦季安尼市。3月10日,该兵团被撤销,其成员均被分派到其他部队。

1992年5月8日,在伊朗的提议下,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与伊朗三国总统在德黑兰举行了会晤。当天,舒沙市被侵占。随后发现,事实上,亚美尼亚方的目的是阿亚边境沿线停火,同时觊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此次会晤被亚美尼亚用来向国际社会隐瞒自己的真正计划。毫无疑问,亚美尼亚领导人提前就知道了将要进行的进攻计划。因为侵占舒沙与亚美尼亚领导人在德黑兰进行谈判是同时发生的,而当时刚刚签署的和平协议还未生效。与此同时,亚美尼亚又向国际社会散播假消息,称阿塞拜疆方从舒沙和汉肯迪对亚美尼亚进行扫射。这是亚美尼亚的一贯作风。

如此一来,亚美尼亚使用现代化军械,占领了总面积为289平方公里、人口为24000的舒沙区。在这场战斗中,195名阿塞拜疆人牺牲,165人受伤,58人下落不明。该事件再次证明,亚美尼亚政府不断违反联合国章程以及欧安组织的原则,企图使用暴力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入亚美尼亚。侵略舒沙为占领阿塞拜疆其他领土起了关键作用。侵占阿塞拜疆古老的音乐和文化中心—舒沙市之后,亚美尼亚武装部队截断了舒沙-拉钦公路,并开始直接从亚美尼亚共和国境内对拉钦市进行猛烈炮击。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的目的是在阿塞拜疆领土境内巩固自己的阵地,并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入亚美尼亚共和国。

侵占舒沙之后,5月18日,他们又占领了位于两国交界的阿塞拜疆古老城市—拉钦市。这样,总面积为1835平方公里、人口为71000人的拉钦市也被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占领了。毫无疑问,如无外界强大势力的援助,阿塞拜疆共和国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的亚美尼亚社群无法侵略阿塞拜疆领土。如此一来,亚美尼亚武装力量以“自决权”为借口侵占了连接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与亚美尼亚的走廊。亚美尼亚侵占拉钦表明,战争范围已远远超出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界限范围,再次证明,亚美尼亚预谋着巨大的侵略计划。通过这条被亚美尼亚人称为“人道主义走廊”的通道,他们向纳卡地区运送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军力。

总之,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在其他国家的庇护下,达到了成立单一民族国家的目的。他们侵占了纳卡地区之外的拉钦区、克尔巴贾尔区、阿格达姆区、菲祖利区、杰布拉伊尔区、古巴德雷区和赞戈兰区,总面积达4.4平方公里。上述所有地区都遭受了亚美尼亚实施的种族清洗。因此,纳卡地区亚美尼亚社群争取所谓的“自决权”的行为导致一百多万阿塞拜疆人被驱逐出故土,成为难民。

目前,阿塞拜疆领土的20%被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占领。亚美尼亚的侵略行为导致900个居民点、22家博物馆以及4家画廊、9座历史宫殿以及具有独特历史意义的4万件博物馆展品、44座庙宇和9座清真寺被毁。此外,亚美尼亚人还毁坏了927家图书馆珍藏的460万册书籍和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手稿。

与此同时,亚美尼亚还实施了国家恐怖主义和大屠杀政策,在被占领的领土上实施了373起恐怖袭击,导致1200人遇难、1705人受伤。

侵略政策一向伴随着大屠杀。从1988年到1993年,亚美尼亚武装侵略导致2万阿塞拜疆人遇难,10万人受伤,5万人受伤致残。冲突导致4853人下落不明,其中1357人已被释放,783人被俘。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信息显示,439人在狱中被杀。

20世纪末亚美尼亚在霍贾雷市制造的种族大屠杀是反人类和反文明的最惨绝人寰的罪行之一。霍贾雷大屠杀与世界历史上的哈腾惨案、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美莱村屠杀、卢旺达大屠杀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以及纳粹大屠杀等并称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惨案。上述事件也是世界战争历史上的平民大屠杀,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

1993年,全民领袖盖达尔·阿利耶夫重新掌权之后,骇人听闻的霍贾雷悲惨大屠杀的本质才得以被揭露。1994年2月,阿塞拜疆共和国国民议会正式作出了对霍贾雷大屠杀的政治法律评估。此外,1998年3月26日,根据盖达尔·阿利耶夫签发的指令,3月31日为阿塞拜疆大屠杀纪念日。

1997年12月18日,全民领袖亲自签发了《关于1948-1953年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境内的阿塞拜疆人被大规模驱逐出境》的指令,这对全面研究阿塞拜疆人从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境内被驱逐以及作出政治法律鉴定,并向国际社会揭露亚美尼亚的罪行具有重要意义。这些指令对研究我国历史惨案以及揭露亚美尼亚沙文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行为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国际法,大屠杀是反和平、反人类的行为,是最严重的犯罪。因此,1948年12月9日,联合国议会大会通过了第260(III)号决议。1951年生效的《关于防止及惩治危害种族罪公约》是定性危害种族罪行的主要法律。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实施的侵略行为触犯了在该公约中被定性为危害种族罪的行为。

另外一个证明亚美尼亚侵略政策连续性的事实是,仅20世纪,阿塞拜疆人在1905-1907年、1918-1920年、1948-1953年以及1988-1993年共四次遭受了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实施的大屠杀和种族清洗。

全世界目睹了20多年亚美尼亚作为侵略国实施的侵占政策。因此,阿塞拜疆共和国根据上述公约向联合国国际法庭起诉亚美尼亚共和国。

冲突调解谈判过程中,亚美尼亚坚持非建设性立场,继续实施侵略政策。另一方面,联合国和欧安组织等国际组织并未采取具体措施以实现通过的建议和决议,因而阻碍了谈判进程。同时,前段时间,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国家坚持“双重标准”立场,未承担公正调节冲突责任,也并没有给侵略国施加任何压力。与此同时,明斯克小组没有对亚美尼亚的侵略行为采取任何措施。

虽然如此,阿塞拜疆仍然尊重各国际组织的和平提议,积极参与他们的工作,尤其是为和平调解冲突付出努力的欧安组织所做的工作。这也证明了阿塞拜疆坚持和平调解冲突的立场。

阿塞拜疆对于调解冲突的立场一贯是,该冲突必须在阿塞拜疆领土完整原则以及国际社会承认的边境框架内调解的。我国的立场基于国际法标准和原则、《联合国宪章》、赫尔辛基最终法案等国际组织就调解该冲突通过的相关文件。

与此同时,国际组织为和平调解冲突所通过的文件巩固了阿塞拜疆的立场,并再次重申了根据国际法原则调解问题的重要性。由此可见,联合国通过的四项决议(822,853,874,884)以及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和伊斯兰合作组织的决议具有重要意义,是保障阿塞拜疆公正立场的法律依据。近来,欧洲议会和北约峰会中所通过的决议均表明了对阿塞拜疆领土完整的支持,并提出了停止侵占的要求。

因此,大国应向阻止对当代国际关系构成威胁的侵占者的行为,我们必须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采取坚定的措施,强制使亚美尼亚服从国际社会的意愿。

© 引用须注明引自阿新社链接
如在正文中发现错误,按ctrl+enter键标出,发送给我们

联系作者

请务必填写*标志的空格

请输入上述文字
文字大小写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