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阿塞拜疆各政党就法国参议院审议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臆想的实体发表声明

阿新社巴库11月26日报道

阿塞拜疆各政党就法国参议院审议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臆想的实体发表了声明。

阿新社发布该声明。

阿塞拜疆共和国政党的声明

众所周知,11月25日,法国参议院准备讨论关于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臆想的实体的一项决议。

作为阿塞拜疆政党,我们遗憾地指出,法国参议院的这一举动并不令人意外,我们预料到了。

这种有失偏颇的立场始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的初期,在塔乌兹区阿塞拜疆国界遭到侵犯期间,尤其是在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期间和之后,这种态度变得更加明显。

我们作为政治活动家是阿塞拜疆社会的先锋。我们参与政治是为了阻止我国领土完整受到侵犯。我们并没有忘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爆发的原因是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顾问阿贝尔·阿甘贝扬在1987年巴黎举行的会议上首次向在法国的亚美尼亚侨民作出的关于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从阿塞拜疆分离出来,并入亚美尼亚的承诺。

第一次卡拉巴赫战争期间从法国监狱释放的阿萨拉( ASALA )恐怖分子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人犯下了种种暴行。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样一个事实,即那些有恐怖主义背景的人被派往亚美尼亚,然后又被派往纳戈-卡拉巴赫,迫害阿塞拜疆人。

正是在法国的庇护下,中东地区,尤其是黎巴嫩的亚美尼亚社群获得了特权,成为黎巴嫩境内的一个国家。也是在法国的庇护下,由黎巴嫩的亚美尼亚人组成的ASALA从中东招募恐怖分子,对阿塞拜疆人犯下种种暴行。

阿塞拜疆与法国曾多次组织最高级别的国事访问,我国对法国寄予厚望,同意其自1997年起担任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国。

法国在阿塞拜疆的经济利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有50多家法国公司在阿塞拜疆顺利开展业务,对阿塞拜疆投资额超过20亿美元。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在2018年6月访问巴黎期间特别指出了经济关系的发展,与法国主要公司和集团领导举行了会谈,签署了价值22亿美元的协议。

阿塞拜疆政府和盖达尔·阿利耶夫基金会在法国实施了许多文化项目,修复了巴黎凡尔赛宫公园的古迹、卢浮宫博物馆,并在巴黎修建了阿塞拜疆文化中心,在卢浮宫设立了伊斯兰艺术部。

然而,尽管做了这么多,法国并没有放弃有失公允的亲亚美尼亚立场。一些法国企业继续在阿塞拜疆被占领土上进行非法活动,直到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的最后时刻。

2018年,法国许多市政局与臭名昭著的伪政权市政局签署了友谊宪章。尽管阿塞拜疆方通过法国法院取消了这些宪章,但巴黎市政厅今年又发起了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的提议。

9月30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就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和在前线发生的事件发表了不准确、不严肃的声明,听信虚假信息和谣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我国进行诽谤。

11月初,42名法国知名人物,包括作家、记者等写信给马克龙总统呼吁"保护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人"。

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表示,虽然法国是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主席国之一,但巴黎将继续单方面支持亚美尼亚。

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爆发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有失公允的系列行为表明,法国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联合主席国,未保持中立。法国无视亚美尼亚是侵略国,而阿塞拜疆领土被侵占的事实,为侵略国亚美尼亚辩护,毫不客观地站在侵略者一边,不履行其调解使命。最近的事件表明,只有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俄罗斯和明斯克小组成员的土耳其真正在为解决冲突努力。

采用双重标准和对同一事件采取不同的做法是无法保证正义的。我们认为,法国政客从未坚持过法国大革命的理想。一方面宣扬兄弟情谊、自由、平等、政教分离的理想,但实际上,殖民主义、仇视伊斯兰、反犹太主义、种族主义和基督教偏执一直在国家外交政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法国的错误行为,欧盟现在被视为一个基督教俱乐部。

法国曾在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乍得、加蓬、喀麦隆、卢旺达、吉布提、柬埔寨和越南制造了种族灭绝。

目前,位于太平洋、印度洋和加勒比海的11个岛国、南美洲的1个大陆领土(法属圭亚那)和北美洲的1个大陆领土(圣皮埃尔和密克隆)被认为是法国的领土。这些殖民地上生活着大约300万人,他们护照上的国籍强制标明为法国。我们建议法国领导人不要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向阿塞拜疆提出建议,也不要公开发表声明,而是以对待这些人民,包括他们占领300年的阿尔萨斯和科西嘉人民自决原则的方式对待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

除了双重标准外,法国媒体还发表了数百篇文章,称民族和经济游说集团最近将法国的政客拉到了他们这边。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法国几乎所有主要政治家都因此受到指责。

阿塞拜疆公众也知道,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已被民族游说集团,特别是亚美尼亚游说团体控制,而且他的工作与亚美尼亚游说团体的利益一致。虽然马克龙谈到了保护卡拉巴赫 "亚美尼亚宗教建筑和历史文化古迹 "的重要性,但他对亚美尼亚在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期间犯下的战争罪行造成94名无辜平民死亡保持沉默,这再次证明了他的虚伪。历史终将揭露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对亚美尼亚人如此热情的真正原因。

作为政党,我们声明,现在是采取更具体措施的时候了。如果法国参议院通过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决议,必须解除公开支持侵略者的国家担任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主席的职务,必须重新考虑与法国的所有政治和经济关系,必须停止所有文化项目。

新阿塞拜疆党—阿里·阿赫马多夫

公民团结党——萨比尔·鲁斯坦克汉利

祖国党——法扎伊尔·阿加马利

伟大创立党——法扎伊尔·穆斯塔法

全阿塞拜疆人民阵线党——古德里特·哈桑古里耶夫

民主改革党——阿西穆·莫拉扎德

统一党——塔伊尔·克利穆利

公民统一党——萨比尔·哈季耶夫

阿塞拜疆民主启蒙党——埃利山·穆萨耶夫

人民阵线党——拉基·努鲁拉耶夫

ReAL党——伊利加尔·马梅多夫

乌米德党——伊戈巴尔·阿加扎德

民族复兴运动党——法拉季·古里耶夫

阿塞拜疆民主党——萨尔达尔·贾拉罗戈鲁

公正党——伊利亚斯·伊斯马伊罗夫

模范人民阵线党——米尔马赫穆德·法塔耶夫

独立民主党——苏尔赫金·阿克佩尔

阿塞拜疆自由党——阿瓦兹·特米尔汉

阿塞拜疆民族独立党——阿尔祖汉·阿里扎德

埃邓拉尔党——古拉穆胡赛因·阿里贝利

阿塞拜疆共和党——苏布特·阿萨多夫

阿塞拜疆社会民主党——阿拉兹·阿里扎德

社会平安党——艾斯丽·卡兹莫娃

伟大阿塞拜疆党——埃尔沙德·木萨耶夫

民族团结党——优努斯·奥古兹

阿格党——图拉尔·阿巴斯雷

当代穆萨瓦特党——哈菲兹·加基耶夫

阿塞拜疆自由民主党——福阿德·阿利耶夫

阿塞拜疆家园党——马伊斯·萨法尔利

自由党——阿赫梅德·奥鲁杰夫

阿塞拜疆同盟党——阿布塔雷布·萨梅多夫

阿塞拜疆自由共和党——卡米尔·谢伊多夫

共和人民党——巴德拉金·古里耶夫

全国团结党——阿里萨黑布·胡赛因诺夫

新时代党——穆萨·阿加耶夫

公民与发展党——阿里·阿利耶夫

阿塞拜疆人民民主党——拉菲克·图拉布汉

阿塞拜疆共产党——加基·加基耶夫、拉乌夫·古尔班诺夫

全国大会党——伊赫季亚尔·西林诺夫

独立人民党——阿夫兰·伊布拉基莫夫

统一阿塞拜疆民族团结党——加基巴巴·阿季莫夫

阿塞拜疆民族民主党——图帆·克利莫夫

阿塞拜疆进化党——特优布·阿利耶夫

共同党——胡达达特·胡季耶夫

未来阿塞拜疆党——阿加西夫·沙基尔奥戈卢

阿塞拜疆民族运动党——萨米尔·贾法罗夫

阿塞拜疆战士党——阿加杜尔·穆斯利莫夫

戈尔古德党——菲鲁金·克利莫夫

伊德拉克民族民主党——奥斯曼·埃芬季耶夫

 

© 引用须注明引自阿新社链接
如在正文中发现错误,按ctrl+enter键标出,发送给我们

联系作者

请务必填写*标志的空格

请输入上述文字
文字大小写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