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要闻


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在第 76 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的视频讲话

阿新社巴库9月24日报道

第 76 届联合国大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级别的一般性辩论继续进行。

据阿新社报道,9月23日,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以视频方式出席一般性辩论,并发表讲话。

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的讲话

- 主席先生,

秘书长先生,

尊敬的各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首先,我要向阿卜杜拉·沙赫德先生当选为第 76 届联合国大会会议主席表示衷心祝贺,祝他工作顺利。同时,我还要对来自兄弟国土耳其的沃尔坎·博兹基尔先生作为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主席所发挥的领导作用深表感谢。

疫情爆发初期,阿塞拜疆就采取了切实措施来保护国民,尽量控制局势,减少新冠疫情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自今年1月中旬起,阿塞拜疆开始进行疫苗接种。每百人接种疫苗剂量超过80%。

除此之外,还制定了总价近27亿美元的社会经济一揽子计划,以支持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民众和企业。

因采取了有效措施,疫情局势得到控制,我国实施的隔离防控措施逐步放宽。阿塞拜疆抗击疫情的全面努力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2020年,世卫组织称阿塞拜疆是成功防控疫情的典范之一。

阿塞拜疆用其财政资源做了一系列工作。我们还自愿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 1000 万美元的资金援助以及人道主义和财政援助,以此支持 30 多个国家抗击新冠疫情。此外,我们还向四个国家免费赠送了 15 万剂疫苗。

阿塞拜疆支持加强全球团结以应对疫情。作为不结盟运动主席国,阿塞拜疆发起了一系列全球倡议。2020年5月,阿塞拜疆组织了主题为"我们共同应对COVID-19"的不结盟运动联络小组首脑会议。峰会期间,我代表不结盟运动提议召开联合国大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级特别会议,讨论抗击冠状病毒。该倡议得到了 150 多个联合国成员国的支持,并在2020 年 12 月 3 日至 4 日举行了特别会议。我向支持这一倡议的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先生和所有国家表示感谢。

阿塞拜疆曾多次对一些发达国家订购超过所需数量的疫苗一事公开表示不满。我们重申对持续存在的“疫苗民族主义”以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获得疫苗方面出现的不平等表示担忧。此类行为阻碍了发展中国家保护其人民。国际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世界上75%以上的疫苗已被10个发达国家购买,而在低收入国家,疫苗接种率低于 2%。

为引起国际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阿塞拜疆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代表不结盟运动提出了一项确保所有国家平等、普遍获得疫苗的决议,并在今年3月得到一致通过。

在本届会议期间,阿塞拜疆计划向联合国大会提交关于同一主题的决议草案。

我们认为,为了在新冠疫情后时代更好地恢复,需要采取强有力、有针对性的协调行动。我们建议建立联合国新冠疫情后时代全球复苏高级别平台,为全球行动提出建议。

今年是不结盟运动成立 60 周年。经不结盟运动 120 个成员国的一致决定,阿塞拜疆在 2019 年 10 月在巴库举行的第 18 届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会议上接任主席国,任期3年。阿塞拜疆坚决支持确保国际正义和国际法以及成员国的合法权益。今年,组织成员国一致决定将阿塞拜疆的主席任期再延长一年 — 到 2023 年底。这是对在全世界面临困难时期阿塞拜疆成功、有效地担任主席国的认可和高度评价的体现。

阿塞拜疆特别重视实施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阿塞拜疆是世界上提交关于落实2030 年议程第三项自愿国家报告的12个国家之一,也是本国所在地区的第一个国家。

阿塞拜疆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成就指数中获得72.4 分(满分 100 分);在 2021 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在 165 个国家中排名第 55 位,是所在地区的最佳成绩。该报告重点强调了阿塞拜疆在减少贫困、健康、营养、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清洁水和卫生、能源获取、互联网使用、保护濒危物种、改善人口福利以及城乡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的成就。

阿塞拜疆积极参与东西、南北、西北运输走廊等区域协调项目的实施,已成为欧亚大陆主要、可靠的运输和物流中心之一。我们已开通巴库国际贸易港,其承载能力为1500万吨,可根据需求提高到2500万吨。

阿塞拜疆已批准《巴黎气候协定》,并自愿承诺到 2030 年将温室气体排放水平与基准年 1990 年相比减少 35%。此外,我们正在研究根据《巴黎协定》设定 2050预定 目标的可能性。

目前,可再生能源在全国能源生产总量中的比重为17%。我们的目标是到 2030 年将这一数字提高到 30%。目前已与三大国际能源公司签署协议,在未来3-4年内投资建设三座总容量为700兆瓦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厂。其中一个项目将在东赞格祖尔区实施,该区在历时 44 天的卫国战争期间从亚美尼亚占领中解放出来。这座 240 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将成为阿塞拜疆解放区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我还邀请了其他国际能源公司在阿塞拜疆解放区投资绿色能源项目。

近期,我已宣布解放的卡拉巴赫和东赞格祖尔为绿色能源区。阿塞拜疆解放区已被证实可再生能源潜力为 7200 兆瓦的太阳能和 2000 兆瓦的风能。

因出口原油和天然气的出口,近年来,阿塞拜疆已成为电力出口国。目前,我们向四个邻国出口电力。与此同时,由于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国内能源消耗也在不断增长。今年前8个月,阿塞拜疆的非石油工业增长了18.4%。

女士们,先生们。

阿塞拜疆人民十分重视自己的根、历史、语言和传统。在阿塞拜疆伟大诗人尼扎米·占贾维诞辰 880 周年之际,我宣布今年为尼扎米·占贾维年。在公元12世纪,尼扎米·占贾维在其作品中所宣扬的和平、正义、人道主义、自由和平等理想和价值观与联合国倡导和保护的原则不谋而合。

在阿塞拜疆我们将多元文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进行保护和支持。阿塞拜疆是世界上宽容、不同宗教和种族群体和平共处的典范。阿塞拜疆在 2008 年发起的旨在加强穆斯林世界与欧洲之间对话与合作的“巴库进程”得到联合国的大力支持。联合国大会决议称定期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跨文化对话世界论坛是“促进跨文化对话的重要全球平台”。

女士们,先生们。

去年 9 月,我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中提请大家注意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领土的持续占领以及亚美尼亚政府的侵略性言论和行动。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说,亚美尼亚在战场上被打败了,阿塞拜疆解放了被侵占的领土。

近30 年来,亚美尼亚占领着我国 20% 的领土。占领期间犯下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亚美尼亚在 1992 年制造了霍贾雷惨案,造成数百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 106 名妇女和 63 名儿童,1275 名阿塞拜疆人被俘,其中 150 人至今下落不明。霍贾雷大屠杀已被 13 个国家承认。亚美尼亚制造的种族清洗造成超过 100 万阿塞拜疆人成为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

1993 年通过的四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要求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立即、完全、无条件地从阿塞拜疆被占领土撤出。但是,亚美尼亚无视联合国大会、伊斯兰合作组织、不结盟运动、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议会和欧洲议会等国际组织通过的这一决定和类似决议。

虽然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些决议几天内就可以执行,但关于我国的决议27年来未得到执行。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为避免此类行为,有必要共同努力建立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机制。

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成立于 1992 年,目的是解决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如果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采取果断措施迫使亚美尼亚结束对阿塞拜疆的军事侵略,他们本可以履行职责。在冲突期间,亚美尼亚的立场和行动表明,其唯一目标是维持现状、继续占领。我曾多次提出对亚美尼亚实施制裁的重要性。遗憾的是,并没有对亚美尼亚实施国际制裁以确保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执行。

2018年,亚美尼亚军事罪犯科恰良 - 萨尔基相政权被推翻。我们对与亚美尼亚新政府举行会谈重拾希望。我们已准备好回应来自亚美尼亚的任何积极信号。2018至2019年是前线最平静的时期之一。然而,尽管阿塞拜疆采取了积极措施,但亚美尼亚政权更迭并未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亚美尼亚新政府选择继续侵略,而不是与阿塞拜疆和平相处。

冲突的最后两年,亚方故意破坏谈判进程。亚美尼亚政府多次发表挑衅言论和行动,如“卡拉巴赫是亚美尼亚的,这就是重点”、“不归还一寸侵占的土地”等。时任亚美尼亚国防部长公开威胁对阿塞拜疆进行新的侵略和占领。亚美尼亚提出的“七个条件”毫无根据,令人无法接受。

此外,亚方要求改变会谈形式,从头开始恢复会谈,并要求所谓的政权参与谈判进程。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对亚美尼亚改变会谈形式和本质的企图感到意外,他们的工作因亚美尼亚不负责任的危险行为而陷入瘫痪。

此外,亚美尼亚公然违反国际法,包括《日内瓦公约》在内,公开实施非法重新安置政策,将主要来自中东的亚美尼亚裔人安置在其侵占的阿塞拜疆领土境内。受多年有罪不罚的鼓舞,亚美尼亚声称将修建一条从亚美尼亚通往我们被占领土的新道路,以巩固侵略,并加速非法定居。

2020年7月,亚美尼亚在与阿塞拜疆的国家边界上发起军事挑衅。 向阿塞拜疆塔乌兹区方向开火,造成13 名军人和平民丧生。

8月,一个亚美尼亚破坏小组越过边境线,试图对阿塞拜疆军人和平民发动恐怖行为,被我方成功阻止。

我在去年 9 月 24 日在联合国大会第 75 届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亚美尼亚领导人的敌对、歧视阿塞拜疆的言论和挑衅表明亚美尼亚正在准备对阿塞拜疆进行新的军事侵略。”

三天后,也就是9月27日,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的军事阵地和平民发动了大规模袭击。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规定的自卫权,阿塞拜疆在其领土上对亚美尼亚发起反攻。

44天的时间里,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向我国位于前线的城市——阿格达姆、阿格贾贝迪、贝拉甘、达什卡桑、菲祖利、戈兰博伊、泰尔泰尔集中开火。此外还向远离前线的占贾、巴尔达、明盖恰乌尔、盖贝莱、西亚赞、赫兹等城市开火。其中一枚导弹在巴库附近的赫兹被阿塞拜疆防空部队拦截。这表明首都巴库也是亚美尼亚导弹袭击的目标。亚美尼亚使用SCUD及Iskander-M弹道导弹和被禁止的白磷弹造成包括 11 名儿童在内的 100 多名平民丧生,450 多人受伤。在阿塞拜疆,包括私人住宅在内的 12,000 处民用基础设施被摧毁或严重损坏。

秉承区别对待军队和平民的国际人道主义法的基本原则,阿塞拜疆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回应这种令人发指的战争罪行伤害亚美尼亚平民。

与此同时,亚美尼亚从国外吸引雇佣军和外国战士,并利用他们攻击阿塞拜疆。

在为期 44 天的战争中,阿塞拜疆解放了大部分被占领土,包括杰布拉伊尔、哈德鲁特、非祖利、赞戈兰、库巴特雷、舒沙市等城市。共收复了300多个城镇和村庄。亚美尼亚被迫在 2020 年 11 月 10 日签署投降协议。因此,亚美尼亚被迫从阿塞拜疆的其他领土——阿格达姆、拉钦和克尔巴贾尔撤军。阿塞拜疆确保了上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执行,这可能是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首例。

阿塞拜疆以军事政治方法解决了持续30年的冲突,恢复了领土完整和历史公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已成为过去时。阿塞拜疆已不存在纳格尔诺卡拉巴赫的行政领土单位。根据 2021 年 7 月 7 日的总统令,我们创建了卡拉巴赫和东赞加祖尔经济区。借此机会,我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和联合国秘书处在提及我们的领土时,不要使用法律上不存在、带有政治偏见和操纵性的名称。

亚美尼亚多年来在之前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上建造由长壕沟、隧道和掩体组成的多层防线和防御工事,证明亚美尼亚根本不打算归还这些领土。

在近30年的占领期间,亚美尼亚蓄意破坏所有城镇和村庄,摧毁、掠夺所有文化和宗教建筑,将它们变成真正的对城市和文化的种族灭绝。自二战以来,世界上可能没有其他城市遭受过如此大规模的破坏。亚美尼亚摧毁了阿塞拜疆的九座城市和数百个村庄,一直试图抹去几个世纪以来生活在这些地方的阿塞拜疆人的痕迹。因遭到严重毁坏,阿格达姆被称为“高加索的广岛”。菲祖利市解放后,我军在那里甚至找不到一处可以在上面挥舞阿塞拜疆国旗的完整建筑物。

在亚美尼亚占领区的67座清真寺中,有65座被毁,另外两座遭到严重破坏和亵渎,被用作猪舍和牛舍。 这是对全世界穆斯林的不尊重。甚至墓地也遭到亵渎、破坏和洗劫。

在访问解放领土期间,外国外交官、国际组织代表和外国记者目睹了亚美尼亚犯下的暴行。城市和村庄被彻底破坏,包括阿塞拜疆人民的文化和宗教遗产。这些事实已被国际媒体和专家广泛记录和报道。

阿塞拜疆向每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团赠送了一本册子,其中包含关于我们城市和村庄被占领前后情况的简要信息和照片。这本册子反映了阿塞拜疆宗教和历史建筑在被占领期间被完全破坏的事实。

亚美尼亚还在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上大肆破坏生态环境。我国有60,000公顷的森林被毁,土地和河流遭受严重污染。亚美尼亚利用这些领土上的水资源制造了人为的环境灾难。

此外,亚方严重污染了边境的奥乎楚柴河。这不可逆转地破坏了河流流经阿塞拜疆地区的生态系统。遗憾的是,一些外国公司也参与了这一环境犯罪。

过去,亚美尼亚在其占领的我国领土上非法开采我们的自然资源,包括黄金和其他贵金属和矿物,并将其出口到国外。我们根据有关事实,查明了各国公司过去在阿塞拜疆被占领土从事非法开采阿塞拜疆自然资源等非法活动,并着手对这些公司采取法律行动。

在第一次卡拉巴赫战争中,我们约有 4,000 名公民失踪。 亚美尼亚必须作出关于失踪的阿塞拜疆公民的报告。 根据我们的可靠消息,他们几乎都被亚美尼亚军队用酷刑折磨致死并被丢弃在乱葬岗,这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法。

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亚美尼亚必须在国家层面对阿塞拜疆的军事侵略和其他严重罪行负责。通过发动政变在1998年至2018年统治亚美尼亚的领导人在占领阿塞拜疆领土期间未能实现他们的目标。相反,正如我在 2017 年联合国大会上的演讲中所说,亚美尼亚已经成为一个接近破产的国家。 亚美尼亚太弱了,甚至无法捍卫自己的边界。

在政府的鼓动下,亚美尼亚民众对阿塞拜疆的歧视也在不断增强。

基于种族仇恨和敌意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在亚美尼亚社会根深蒂固,这是亚美尼亚在其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上进行种族清洗、采取前所未有的破坏行为的根源。

尽管亚美尼亚政权更迭,但法西斯意识形态仍在该国盛行。因此,阿塞拜疆不仅击败了亚美尼亚占领军,还击败了亚美尼亚法西斯主义。

女士们,先生们,

大规模的建设工作正在解放区进行,因为冲突已经过去。阿塞拜疆正在重新开始建设新的城市和村庄。

然而,现阶段的主要的困难是亚美尼亚在解放区埋设了许多地雷。 自亚美尼亚于 2020 年11月10日签署投降协议以来,已有 30 名阿塞拜疆公民(包括 2 名记者)因此丧生,130 人受伤。这阻碍了解放区的恢复进程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的进度。亚美尼亚拒绝向阿塞拜疆提供准确的地雷地图。

亚美尼亚被迫提供的三个地区的雷区地图准确率仅为 25%。 国际社会必须向亚美尼亚施压,使其为我们提供解放地区的准确地雷图。

自冲突结束以来,阿塞拜疆已表示愿意与亚美尼亚在划定边界、承认彼此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基础上,就和平协议展开谈判。 这样的协议有利于建成一个和平与合作的地区。然而,我们尚未看到亚美尼亚对我们的提议作出积极响应。交通是促进和平合作的主要方面之一。

在此背景下,连接阿塞拜疆主要部分与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和土耳其的赞戈祖尔走廊将为地区发展创造新的机遇。

阿塞拜疆在南高加索地区开创了新的局势。亚美尼亚必须在区域合作和非法、毫无理由地侵占邻国领土之间做出选择。 国际社会必须在这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向亚美尼亚发出呼吁。

我们希望南高加索地区期待已久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最终能够实现。阿塞拜疆将继续为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作出努力。

谢谢!

© 引用须注明引自阿新社链接
如在正文中发现错误,按ctrl+enter键标出,发送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