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知名摄影记者Reza Deghati再度紧急前往卡拉巴赫

"我对亚美尼亚驻法国大使说,哪怕你们不是50万人,是5亿人,我也要说真话。"

阿新社巴库11月22日报道

我们几次致电Reza Deghati,都显示占线。之后他自己回拨过来说,"我在路上呢,正前往卡拉巴赫。"我们同意他通过WhatsApp来回答我们的问题。

——您在阿塞拜疆已有一个多月了,去了哪里,拍了什么?

——我这两天想去两个地方,即被解放地区和巴尔达、泰尔泰尔、占贾等其他遭亚美尼亚集束炸弹袭击的地方。当我们的士兵行进时,我就跟在后面。

——看到被摧毁的城市、村庄和历史古迹时您有什么感触?

——你们知道的,我是一个建筑师,就从建筑师的眼光来看这些事。我到过的村庄,没有一栋建筑是完好无损的。只有两座清真寺相对完整。库巴特雷的梅梅尔村和菲祖利的奥汉勒村的古老清真寺里还畜养着猪和牛。我全拍下来了。

——您居住在亚美尼亚人游说集团猖狂的法国。曾遇到过压力、迫害或阻碍吗?

——我在法国生活40年了,我是法国公民。1992年起,我就致力于让世界知道霍贾雷惨案及难民问题。那时起,我就成了亚美尼亚游说集团的靶子。比如,他们会闯入我的展览然后撕毁照片。有一次,开展几小时前他们在所有的照片上都写下了侮辱性话语。

亚美尼亚驻法国大使邀我进餐时,我问他想谈些什么。他回答说,很喜欢我的照片。那时,我在巴黎国会大厦附近举行大型展览。那场展览中有一幅我拍摄的关于霍贾雷惨案的著名照片:一位妇女发现了儿子和丈夫的尸体尖叫起来,他们的眼睛已被挖出。亚美尼亚大使说,法国有50万亚美尼亚人,而我孤身一人。他试图恐吓我,让我放弃自己选择的道路。他甚至还说,"你原本是大不里士人。亚美尼亚和伊朗、伊朗人关系非常好。请站在我们这边吧。"

我拒绝了他。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深深地明白,肩负着将所见告知世人的责任,这也包括亚美尼亚在霍贾雷犯下的滔天罪行。我说,"哪怕你们不是50万人,是5亿人,我也要说真话",然后起身离去。第二天,就有一伙人来撕下了展览上那张著名的照片。我保留着那幅照片的位置,写上了"在言论自由的巴黎,他们却不让我办展览,所以我把这张照片放到了网站上供大家浏览。"我在网站上还放了其他照片。亚美尼亚游说集团还雇了律师将我告上法庭。另一个压力则是经济方面的压力。这些年来,他们阻挠了20-30个项目的实施。例如,法国的博物馆都想展出我的照片,就会面临压力,展览也就办不成了。

Reza Deghati已环游全球40多年,著书30多本,荣获多个国际奖项。

© 引用须注明引自阿新社链接
如在正文中发现错误,按ctrl+enter键标出,发送给我们

联系作者

请务必填写*标志的空格

请输入上述文字
文字大小写都可以